北京军海医院
您当前坐在的位置:

老知青劫后余生的晚年

时间:2016-11-16来源:[db:来源]

  老白是葛洲坝水电站的职工,也是上世纪60年代上山下乡的老知青。老白没想到,下乡只是他人生的一个小考验。老白与一个乡村姑娘结了婚,没多久就发现,妻子是位癫痫患者,而且癫痫的阴影笼罩了老白以后长达30多年的人生,老白是个认命的人,一直以为他这一生都摆脱不掉这个癫痫的魔咒。没想到,刚退休没多久,老伴儿的病却被缓解了,这时的他有种劫后余生的轻松。

  10年前的癫痫祸根10年后被诱发

  老白的老伴儿今年53岁,19岁开始患癫痫,到现在已经34年了,她的癫痫祸根是从小就埋下的。白大婶小时候得过脑膜炎,好了之后也没什么异常,她和家人都以为缓解了。19岁的时候,白大婶在葛洲坝水电站工作,上下班都是坐老式平板货车,没有座位。有一次在上班途中,货车翻了,虽然没有受伤,但是白大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那以后不久,白大婶和老白结婚了。但是没多久,老白就发现,妻子经常突然间丧失意识,倒地抽搐。在医院检查后,确诊为癫痫。医生说白大婶可能是小时候患脑膜炎损伤了大脑,后来在车祸中受到惊吓,诱发了癫痫。

  频繁的癫痫发作下被迫下岗

  白大婶的癫痫发作很频繁,频繁时一天发作五六次,有时甚至一两分钟发作一次。由于白大婶癫痫发作太频繁,工作中形象也很重要,单位领导决定给她调岗,让她去做保洁。在保洁的岗位上干了不长的时间,白大婶就赶上了下岗潮,毫无悬念地,她的名字进入了下岗工人的首批名单。从此以后,她再也没有找到过工作。

  老知青照顾癫痫病妻34年

  妻子下岗之后,全家瞬间失去了一半儿经济来源。而且由于妻子癫痫发作太频繁,容易出意外,老白不敢让妻子做家务,家里家外、照顾孩子全靠他一个人,还要经常照顾发病的妻子。为了缓解妻子的病,老白将所有的收入都拿出来给妻子付医药费,经常靠举债甚至贷款维持生活,非常拮据,但是老白从来对妻子没有过任何怨言。

  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老白的付出,妻子都看在眼里。对于白大婶的情况,虽然邻居们都很理解她同情她,从来没有拿歧视的眼光看她。但是奈何白大婶自己心里过不去这个坎,总是觉得别人看不起她,不愿意与人交流。每当看见老伴儿下班一身疲惫回家还要做家务,她都会觉得自己很没用,总想替老伴儿分担一些事情。

  想分担家务却造成大面积烫伤

  有一次,家里电水壶里的水开了,要将水灌进暖水壶了,但是老伴儿正忙着。平时老伴儿都将开水视为她的接触禁区,白大婶觉得自己较近病情稳定,这样的小事自己肯定做得来。于是,拎着开水壶就开始灌水。没想到,刚将水壶举起来准备灌水,白大婶就癫痫发作了,丧失意识,瞬间倒地。正在沸腾的开水,从她右侧腰部一直到右脚整个右侧大半部分身体浇了个透,造成她大面积烫伤。尽管许多年过去了,那大面积皮肤扭曲的伤疤仍在,似乎时刻在提醒她当时的无助。从那以后,白大婶再也不敢碰老伴儿划定的那些“禁区”了,只是,她也更寡言少语,甚至显得有点痴呆了。

  临退休终于找到好医院

  在这样艰难而又辛苦的日子中,老白和老伴儿熬过了34年,终于到了快要退休的年纪。但是,老白却丝毫没有要退休的轻松,有的只有满腹沉重。退休后,收入就少了,本来那点工资要维持老伴儿的医药费还要养家就挺艰难,以后就更艰难了。

  但是没有想到,老白的这些担忧并没有出现。2013年9月,老白带着老伴儿前往北京军海医院求医。在这里,他们遇到了解脱他们痛苦的刘国江主任。刘主任根据老白的病史和检查结果,根据她病情的特点制定了治疗方案。治疗后,白大婶的发作次数明显少了。从北京军海医院出院,白大婶只发作过一次。2016年3月7日,老白和老伴儿回到北京军海医院复诊。让他们惊喜的是,这次脑电图检查的结果显示,白大婶的大脑已经恢复正常。

  摆脱癫痫安享晚年

  自从来了北京军海医院,白大婶的病情稳定了,医药费少了很多,终于让老白松了一口劲儿。两年半的时间,将家里的外债给还了。虽然老白劳累一生这时候已经患上了冠心病、肺气肿等老年病,身体孱弱,但是他仍然觉得很舒心,老伴儿的病好了较重要。虽然家里没有一分钱存款,但是他们以后不用再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,可以安享晚年了。为了感谢刘国江主任妙手回春,老白特意在老家做了一面锦旗,带到北京送给刘国江主任。

医院介绍

北京军海医院是以打造癫痫诊疗为主的综合医院,是北京市卫生局批准的专业医疗结构...[详情]

医生团队
刘国江

刘国江副主任医师

副主任医师  专家简介  出生于中医世家,毕业于山东省...[详细]

田士英

田士英主治医师

主治医师 专家简介毕业于北京军区军医学校,曾是原步兵军...[详细]